深圳是怎么从“山寨之城”转型成“设计之都”的?

2017-04-05 16:02:20 小掌柜

  深圳是怎么从“山寨之城”转型成“设计之都”的?0.jpg

   21世纪初期,深圳还是一座 “山寨之城”。在偌大的华强北电子商业城之中,你可以花几百块钱就买到一部以假乱真的名牌手机;在罗湖商业城,堆积了无数琳琅满目的山寨名牌包……没有人会喜欢“山寨”这个词汇,但是作为中国的一种特殊的生产模式与文化现象,却也孕育着巨大的创意设计潜力——比如如今在设计领域已独树一帜的日本,早年间也曾出现过大量抄袭和山寨之作。

  而如今,不少深圳走出的设计产品也已经取得了相当的国际竞争力。由于产业兴起较早且极具规模,通讯及数码产业首当其中,传音手机凭借针对非洲市场的产品外形设计以及美颜自拍的功能,在当地市场打败诺基亚与三星,成炙手可热的一线品牌,而它凭借的也正是深圳这块土地上的设计力量。更不必说已经跻身一线手机的华为P9 和在印度市场打响了知名度的Vivo与Oppo。

深圳是怎么从“山寨之城”转型成“设计之都”的?1.jpg


  近年来,伴随着国际家具展、设计周、双年展甚至时装周的密集举办,也让外人感觉深圳大有赶超北京、上海两座设计行业发展较早的城市。

  都知道人才是关键,但对此深圳究竟有多大把握?

  “深圳这个‘设计之都’的名号,竞争力大吗?”刚从北京回深的Eric发问道,但这其中不乏讽刺的意味。

  如果说哪种领域的设计最能让本地的居民有直观感受,那当属平面和建筑设计。但相对于后者,从人才、成本投入、行业应用范围,回报周期等角度来说,平面设计又更占优势。

深圳是怎么从“山寨之城”转型成“设计之都”的?2.jpg

  学者何春蕤在2011年曾指出,深圳的制造业生产结构是在新的制造模式和国际分工下建立起来的,深圳一地就有三万家厂商提供从设计到组装到包装再到分销等整个产品装配生产过程的所需。

  “但我那个时候总觉得在深圳工作缺了点什么,所以当时转而去了北京,在一家外资百货做创意视觉设计。”Eric说道。

  Eric认为,这座快速发展的现代城市同时也透露着浓厚的商业气息。一切设计都要讲求经济效率,“公司要求我的设计带来多少多少指标人流量,多少多少的经济转化率,而且要立马见效。我一个做设计的人你要我讲数据?”Eric不解。不过这也跟广东人民务实的气质的分不开,广东地区自古商业气息发达,最快的达到经济效益最大化是每一个生意人所追求的。

  相比于之前在北京的时候,他往往只要看二十份简历,就能找到几个自己的非常满意的设计师。Hailey和Eric 都提到,比之北京深圳在平面设计方面的就业机会目前相对较少,而且相关的知名的大企业不算多。大型的文化传媒企业基本都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目前只能分到很少的一杯羹。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个有理想抱负的设计师往往会投奔北京上海退而求其次才会来到深圳。“深圳的设计类院校匮乏,目前并没有形成浓厚的艺术氛围。在平面设计的这个圈子里做得好的人也有,但是更多的平面设计作品在商业气息的熏陶下同质化严重。”Eric说。

  “我听说了V&A 博物馆要在深圳开一个展馆。”Eric说。

  V&A展馆在深圳落户深圳蛇口的海上世界,自然跟在蛇口颇具影响力的招商局集团的支持分不开。海上世界为深圳招商房地产有限公司开发和运营,位于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内的V&A展馆自然也是由招商地产开发。作为大型国有企业,招商局所开发运营的也是中英两国在李克强总理就任后首次访英为促进两国双边交流而签订的文化合作项目。

  谈及展馆的受众,孟露夏认为它一定程度上充实了深圳对于设计人才的培养。像是深圳大学以及不少位于深圳的研究院都开设有设计专业,设计展很大程度上可以在课余开拓他们的视野启发学生们思维。

深圳是怎么从“山寨之城”转型成“设计之都”的?3.jpg


  但设计并不应该只是精英阶层的专有品。作为补充,同时运营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互联“将会面向深圳的普通家庭举办一系列的活动。家长可以周末带着孩子们来这里动手参与一些简单设计小玩具、小产品的活动,让设计可以对深圳的未来一代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目前,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的展馆的门票定价还在商讨中,但希望可以像伦敦V&A一样免费开放给大众。

   “设计是一个非常广的概念,其中涵盖了非常多的维度。‘设计互联’希望在未来能成为一个容器,承载并推广深圳的好的设计。”“设计互联”馆长奥雷·伯曼(Ole Bouman)称。

深圳是怎么从“山寨之城”转型成“设计之都”的?4.jpg


  作为承载设计的容器,“设计互联“在深圳的成长仍然面临着挑战。孟露夏表示,在深圳并没有太多的关于设计的博物馆的成功经验可以借鉴,他们仍然在实验探索中前进。并且深圳乃至中国没有足够的博物馆学方面的人才也是一大难题。“设计展览是吸引设计人才的一个有利因素,但深圳在由‘深圳制造’向‘深圳设计’的转变道路上或许更应该思考他们现在追求的可能并不仅仅是生存与富裕,更多的是让他们在精神上快乐满足地融入这个地方。”

  提及商业气息,消费者是否愿意为设计埋单也是一个城市是否能成为设计型城市需要考量的范围之一。深圳这几年也举办了不少设计相关的展会,而刚刚结束的深圳国际家具展就是其中之一。该展会在深圳中心地段会展中心开幕,分为9个不同主题的展馆,每个展位基本都以品牌为单位。

  此次深圳国际家具展中,宜家在3号设计馆中心的大面积展位甚至抢眼。“这次是宜家第一次参加国际家具展,虽然深圳处于比较偏南的地方,但今天早上我们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们,比如像青岛、郑州的经销商都来了这次家具展。”宜家市场部负责人王先生对界面新闻说,“这次参展目的除了推广我们的新产品以及‘民主设计’的理念外,更多的还是想寻求跟大型地产商与采买公司的合作。”

  谈及深圳本土顾客对于家居的消费力,深圳本土公司美力格销售经理表示,他们品牌的床垫在深圳的产品价格大致在1-2万元之间,销售情况颇佳,而在三四线城市,则会以四五千价位的床垫为主。

   “是不是觉得我们的产品很眼熟?喜茶店内用的就是我们家的灯具和椅子。”独立设计品牌本土创造的周先生说,:“我们的这些灯具都是火山岩做的。每一块火山岩表面纹路不一样,所以每一盏灯都是独一无二的。价钱的话,这盏灯是980元。”在5号馆这个来自广州的家具品牌也在此展出了自己的一些浓重工业风的家居产品。提及本土创造的设计在深圳的销售情况,他笑笑答言道:“我们在深圳做的挺不错的,不过购买群体基本是企业。除了喜茶订购我们产品之外,一些深圳服装品牌在店内装潢时也会用到我们的产品。”

  “那个照片上的人就是我。”站在自己展位前的设计师Glen Meikle 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对驻足观看的人说道。Glen来自加拿大,曾经从事室内设计、装潢的工作。15年前开始自学中国文化的他对于自己在中国所见到中式传统装饰风格所吸引,在朋友的鼓励下,Glen两三年前开始做起了专职家居装饰设计师的工作。

  谈及深圳本土顾客对于家居的消费力,深圳本土公司美力格销售经理表示,他们品牌的床垫在深圳的产品价格大致在1-2万元之间,销售情况颇佳,而在三四线城市,则会以四五千价位的床垫为主。

   “是不是觉得我们的产品很眼熟?喜茶店内用的就是我们家的灯具和椅子。”独立设计品牌本土创造的周先生说,:“我们的这些灯具都是火山岩做的。每一块火山岩表面纹路不一样,所以每一盏灯都是独一无二的。价钱的话,这盏灯是980元。”在5号馆这个来自广州的家具品牌也在此展出了自己的一些浓重工业风的家居产品。提及本土创造的设计在深圳的销售情况,他笑笑答言道:“我们在深圳做的挺不错的,不过购买群体基本是企业。除了喜茶订购我们产品之外,一些深圳服装品牌在店内装潢时也会用到我们的产品。”

  “那个照片上的人就是我。”站在自己展位前的设计师Glen Meikle 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对驻足观看的人说道。Glen来自加拿大,曾经从事室内设计、装潢的工作。15年前开始自学中国文化的他对于自己在中国所见到中式传统装饰风格所吸引,在朋友的鼓励下,Glen两三年前开始做起了专职家居装饰设计师的工作。

  其实深圳也并不缺乏从这里走出去的蜚声海内外的时装设计师,比如陈安琪与Annakiki都是从这里走向国际舞台。为了更快地由“服装制造”转型成“服装设计”,培养、吸引更多的设计人才以及留住人才,可能会比空洞地办时装周奏效快。

  近年,由于经济的崛起,让那些在香港发展的设计师看到了内地时尚行业的巨大潜力,纷纷选择北上,而上海是他们进军内地的首选,但现在一些新兴的香港设计师也会将一河之隔的深圳作为其进军内地市场的第一站,像是今年参与深圳时装周的Lebaag Voyage就是由香港设计师李国华(Richard Li)创立的品牌。

  说到底,深圳想做设计之都,还是任重而道远

  而令他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当年参展“深圳双年展”时,曾接触过一位深圳的主管设计方面的官员。他们一群人畅聊设计发展、文化以及设计人才的引进,这位深圳的政府官员谈吐间没有架子也不摆官腔的态度令他倍感意外:“我觉得做创意设计产业这一块,‘自由平等’的氛围是非常重要的。深圳的政府在这方面相较于其他城市给我的感觉不一样。像是‘深双’今年所做的‘城市共生’(Cities, Grow in Difference)这样关注城中村话题的展览也只可能在深圳这样相对自由开放的地方产生。人们提到城中村可能只会跟‘脏乱差’的固有形象联系在一起,就像北京的故宫博物院已经被人们视作旅游景点,却很少有人去关注紫禁城作为一个‘城’的历史发展脉络,今年的‘深双’可以从这个角度出发,计划深度关注、分析城中村的发展脉络,是非常难能可贵的。”郭研谈道。

  另一方面,深圳优厚的人才引进措施现在也开始吸引着海外优秀人才。去年深圳市委市政府颁布《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措施》,优秀的海归人才最高可获500万元资助。深圳市投资推广署在2015年发布了《关于加快工业设计业发展的若干措施》,其中企业开设工业设计中心对新产品、新工艺进行开发设计的,在经认定之后将根据不同级别获得300-500万元的支持。

  每个城市的发展就应如同每个国家技术的发展道路一样不尽相同。以大学和科研机构为中心,将科研成果与生产力相结合并迅速转化成商品与生产力是来自美国的硅谷模式;高福利与高度自由开放,是像可以研发出Linux这样开放系统的芬兰善用的模式;而政府宏观调控大力兴建产业园区是东亚国家自己开发出的东亚模式道路。因此,“如果深圳简单地复制照搬其他城市发展设计产业的模式,比如邻近的香港,或者那些国外的‘设计之都’,都是对城市的一种伤害。”郭研说道。

  但深圳毕竟是一座城市,而非一个人,至于如何思考、如何做出抉择,这背后的因素还有很多。